御书阁 > 其他小说 > 蔓陀拉花开指南 > 我想找我女朋友 - 大学和女朋友最疯狂的事
    画蝶带二人来到工作室,从头至尾,在讲述她对这间芳疗工作室的想法。画家莫三度,通过她的描述,在补充一些灵感。

    “我做这个工作室,虽然布置上也会以芳香疗法之类的自然疗愈为主,但是侧重点不是在会所类的服务上,而是在布道者类的培训上。”画蝶说道。

    “这有什么不同么?”莫三度问道。

    “因为学员和芳疗顾客的身份不同,注意的细节也不同。大部分学员都打算从事这个行业,所以一砖一瓦、一针一线都很关注,生怕漏掉一个细节,影响自己后续的发展。但是,芳疗顾客大多时候看事情都是散点式的,关注点不聚焦,很多时候对环境都只是感觉,对细节视而不见。”画蝶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那这里的布置还真要下很大的功夫啊!”莫三度感叹道。

    画蝶指了指几个大箱子,说道:“我之前收集了很多有意思的小物件,也淘了一些古色古香的家具。”画蝶说着打开箱子,示意莫三度二人自行观看,又指了指一处靠墙的空处,继续说道,“我最喜欢的是一架柜式钢琴,现在还在修复,过几天运来。我打算放到这里,到时候可以在这里弹弹曲子,感觉会非常好。”说到此处,她想到的却是男友柳致从弹琴的样子。

    “不错,真好。我觉得这件事情,就凭你这股用心的劲儿,准能成。”莫三度一边观赏画蝶的宝贝,一边赞叹道。

    “画蝶是营销策划出身,对商业规划很在行,别看他看上去无害,其实厉害着呢?”章久方打趣道。

    “少寒碜我。”画蝶虚抬手掌,作势要打章久方,说道。

    “我难敢,那今天是不是差不多了?”章久方作势要躲,问道。

    “我这边没什么问题了,看三度还有什么需要我阐述的地方?”画蝶说道。

    “我没问题。”莫三度说道。

    “那,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吧。”章久方提议道。

    “不了,我需要回去构思一下,要不容易断片。颓废了这么久,总算遇到个感兴趣的事儿,我得认真点”莫三度说道。

    “那就看你的了,章老板,帮我送一下,我再待一会。”画蝶也没有准备和二人共进晚餐的意思,与莫三度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便安排章久方开车送莫三度离去。自己又在工作室,逗留了一阵,便打车回住处。

    在路上,接到了里菲来的电话:“画蝶,说话方便么?”

    “方便,我们刚刚聊完,我现在和他们分开了,在回家的路上。”

    “我知道,刚才我家章老板给我打电话了。现在,我是想问你一件事情。”

    “说。”

    “刚刚董事长和我通了电话,她说,蔓拉总要撤资。”

    “你个小奸细,是不是要我去套套话?”

    “老板她们一家子,好像不希望蔓拉总,现在就撤资。”

    “这个我可决定不了,我也不能给你当特工,去蔓拉姐那搞情报。”

    “画蝶祖奶奶,我这个助理可没你有本事,你不给我点信息,我怎么在老板那里展现价值啊。”

    “我只能等蔓拉姐回来拉你一起和她见见面,她要和你说,那你就有信息了。不过,她可知道,你的身份。”

    “好吧,明天见。”

    “明天见。”

    挂了电话,两个人都叹了口气,但却是两种心情。不知不觉,车已经来到画蝶住处。画蝶走上楼,按照每夜的行程,逐个走一遍。大概到家半个小时左右……

    任何每天都能坚持重复做的事,一定能成为壮举。比如,吃饭、睡觉,很多人一出生就开始坚持。

    “咚咚咚。”不知是谁送的玫瑰花,又送来一束。是呀,这是谁呢,很明显是在运用旧版迷男法则的套路。但是,不爱花的女人少,心动虽然没有,只是有些好奇和小欣喜而已。如果她得知是谁送的花,估计连这点都会消失。

    画蝶接过玫瑰花,关上房门,走回客厅。她将昨日的玫瑰花束从玻璃瓶中拿出放在桌上,又将今日的玫瑰花放入玻璃瓶中。从事芳香疗法事业的人,有一个称谓——芳疗师;从事自然疗愈事业的人,也有一个称谓——疗愈师。画蝶现如今已经将自己正式划入了这个行业,本着职业素养,将昨日的玫瑰花一瓣一瓣地摘下,准备手工萃取玫瑰花露。把这种无添加的植物纯露制作为补水喷雾,早晚使用,是画蝶自己非常得意的一种生活习惯。

    有气味的花草,对人的情绪有很大的影响。很多时候可以通过气味看出一个人的心理状态,闻香可以识女人,亦可识男人。玫瑰花在大部分的时候被赋予浪漫主义,实际上,在气味所体现的性格之中,往往体现出人的自我与果敢。正是是这种自我与果敢,包裹着强烈地对爱的渴望。渴望又逐渐融合进鲜花的气味之中,传递给自己懂,又愿意被他懂的人。

    正当画蝶将要萃取纯露时,工序却被一条信息打断。

    “休息了么?”是蔓拉发来的信息。

    “还没,在准备萃取玫瑰花纯露。”画蝶回道,同时拍了一张照片发了过去。

    “看来这个时候约你,你是清醒的。出来坐坐?”蔓拉发了一个勾引的表情。

    “嗯?”画蝶有些奇怪,蔓拉不是过几天才回紫禁城么,现在怎么约上自己了?

    “变更了计划,已到紫禁城。”蔓拉猜到了画蝶的疑惑,便直接回道。

    “好,发我个位置,我去找你。”画蝶对蔓拉有莫名的亲切感,不做他想,便答应赴约。

    “那我们去你家附近的酒吧好了,我们常去的那家,半小时之后见。”蔓拉回的也很迅速。

    画蝶回复一句“好的”,便放下手机,较快速地换上中式常服,拿起棉布苗族风格的斜挎包,装上必备品,穿上花布鞋,走出门去赴约。

    画蝶和蔓拉私底下相约小聚,基本上都在这家酒吧。只有一次例外,是在画蝶的另一个闺中好友归燕即将出国结婚的时候,蔓拉也要回暹罗,她们就将相约小聚的地方,换到了蔓拉所在的五星级酒店。

    这次聚会,除了蔓拉以外,还有归燕和里菲。四个女子,在酒店的餐厅包房里,开始触光交错。

    “归燕即将远赴异国他乡,成为新娘。来,我们一起来举杯祝福归燕。”蔓拉站起身,提议三人一起举杯,祝福归燕,“祝我们的新娘永远幸福。”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谢谢,我的姐妹们,我先结次婚,给你们打个样,别掉队哦。”归燕回敬道。

    “我说归燕,真的不要我们一起去么,咱们娘家人可没人去啊,别让婆家给咱家闺女欺负喽。”里菲说道。

    “这次去,就是办个手续,就在一块过日子了。我和他又没个仪式,没必要大费周章。”归燕说道。

    “不办仪式,是谁的主意啊?你不遗憾么?”画蝶问道。

    “是我的主意。”归燕是四个人里边最瘦也是最矮的女子,娇小的身材,更加突现一名会计师的精明干练,“我经过计算,举办婚礼啊,在腐国那边实在不划算,折腾你们往返一趟成本也太高。再者说,在国内办,我又觉得有点像耍猴,嫌丢人。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结婚,无非就是领个证,拼张床过日子。那些俗套搞来搞去,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回报太小。我又不能把婚礼搞成招商会,还算了吧。”

    “你呀,这几年一直没对象,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一动就直接嫁到腐国去了。真是,真是太利索了吧?”里菲举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之前我还以为你是看上我家章老板了呢?”

    “拉倒吧,也就你能看上章久方。我是讲究效率,一步到位,实在是没时间恋爱。不像你把时间全放在章久方身上啦。”归燕也举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咱们三个敬一下蔓拉姐,感谢蔓拉姐对我们的照顾,祝蔓拉姐一路顺风。”

    “祝蔓拉姐一路顺风。”画蝶里菲二人随声附和道。

    “这是我们四个第一次聚在一起,不要拘谨,一醉方休。”蔓拉举起杯,一口而尽之后,说道。

    几番举杯,四个女子逐渐面色红晕。酒量最小的里菲已经开始手舞足蹈,端着酒瓶和每个人喝交杯酒,倾诉衷肠。

    在一个空档,里菲和蔓拉窃窃私语时,归燕凑到画蝶身旁,说道:“画蝶啊,都三年了,你也该放下啦。就算是不打算结婚,也该尝试着新的恋情。再这样下去,苦的可是你自己。”

    “你不也是多年不恋爱嘛,干嘛催我呢?”画蝶微醺,媚态初现,笑道。

    “咱们不一样,我是一个不喜欢莺莺燕燕的人,凡事都讲究实用。你呢,你是个多情的人,在你的世界里,感情永远是第一位的。你啊,该放下致从啦!”归燕说道。

    “都说咱们女人的第六感很准,我感觉致从并没有死,哎,我希望我的第六感是真的。”画蝶黯然神伤,轻声道。

    “他是在你心里活着,你啊,就受罪吧,我懒得理你。”归燕见画蝶还是不听劝,便生气地说道。

    “你们两个不许搂搂抱抱,今晚你们都是哀家的人,统统陪我喝酒。”里菲已经有些摇晃,醉眼迷离地看着画蝶二人,吼道。

    “贵妃,少喝点,明天蔓拉姐赶飞机,我们今天早点结束。”画蝶提醒道。

    “今天你们都住这里,归燕要嫁人了,怎么也要喝个痛快,好好庆祝庆祝。”蔓拉说道。

    “你们看,蔓拉总就是爽快,明天起床,我们一起去送行。”里菲兴奋地说道。

    “今天放心地喝,明天又是周末,明天想几点起就几点起,我自己走。”蔓拉也有些醉,站起来举起酒杯,说道,“干了这杯,咱们去楼顶酒吧唱歌去。”

    其他三人也是玩意兴浓,一同站起,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一声轻微的闷响,里菲喝尽杯中之酒时,趁着醉意将酒杯摔到了地上。在地毯的缓冲之下,杯子翻滚了几圈,却没有摔碎。众人也不再理会,相互簇拥,嘻嘻哈哈地走向高空酒吧。

    女人疯狂起来非常吓人,尤其是喝醉了的疯女人,更加不好惹。男人的天敌是女人,女人的天敌是自己,人类的共同天敌是喝醉了的漂亮的疯女人。

    战斗到凌晨三点多的四个女子,终于兴致耗尽,败下阵来,决定退回房间休息。四个女子,相互搀扶,一步三摇四小曲地回到蔓拉常年租住的套房里。套房分为里间和外间两个卧室,归燕和里菲瘫卧在外间,画蝶和蔓拉走向里间。

    四个人当中,蔓拉的酒量最好,其次是画蝶。二人现将归燕里菲安排妥当,便分头去洗漱。洗漱完毕,二人也是晕头转向,难再支撑,躺倒在里间卧室的大床上。

    先一步卧倒的画蝶,醉眼迷离,看着裹着浴巾从浴室走出的蔓拉。只见一条松软的浴巾裹在丰满的身躯之上,修长的腿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淡金色水晶般的光泽。一对圆挺的双峰凸显,一只翩翩起伏的蝴蝶,落在半隐半现的左胸锁骨下,情趣盎然。。

    画蝶仔细看了看,那原来是个蝴蝶纹身。她神思飘忽,有些想上去抚摸一下的冲动。趁着酒劲,有些心动地说道:“真好看。”
  

  

http://www.jzzkzs.com/124_124384/345646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zzkzs.com
御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zzkzs.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