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阁 > 玄幻小说 > 血未凉 > 怀孕8个月胃疼的受不了 - 换爱之幸福感受
    “小子安敢辱我陈氏!”族长陈胜见状气得脸都青了。

    他紧张的朝阁楼上看了一眼,见那青年一脸的失望,不由得心中忐忑连忙怒喝一声。

    “我,啥时候羞辱你们了?”欧阳霆满脑门子的问号,这难不成出了欧阳部族的世界,外面打架都不准踹裤裆的?

    可在部族里,连小孩子打架经常都用这招呀!痛会儿不就好了嘛。

    站在一旁的陈立看了一眼那少年叹了口气。让族长在那贵客面前丢脸,这小子今天怕是不好走出去了。

    “哼!别说我陈氏欺负你,氏族文书我给你。”说着,陈胜冲身旁陈立道:“文书备好两份,一份上送列族王氏,一份放在擂台前。”

    陈立默然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族长怕他看不惯想让他离开此地。

    带着惋惜,他又再看了一眼欧阳霆之后,只能沉沉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不过!”陈胜转头看向一脸惊喜的欧阳霆道:“你辱我陈氏这笔账今天必须清算,要你一条腿!算是给你长个记性!”

    “什么?”欧阳霆震惊了,这老人看着慈眉善目的,怎么说话如此蛮横。

    不管欧阳霆的目光,陈胜大手一挥,各房血脉觉醒者早已默契的围拢。

    氏族?打残你之后,我看你这氏族是否还名副其实!

    那些陈氏高手一见族长手势,均是面带不善的一个个跳上擂台。

    这是要群殴了!

    欧阳霆的脸沉了下来,纵然他自信血脉层次比他们高,但双拳难敌四手,而且他们都还比自己早觉醒很多年...

    “可能要吃亏。”弱鸡这会儿也不闹腾了,霸气它有,但是盲目的自信就智障了。毕竟,这小子还是个十多岁的半大孩子。

    欧阳霆的眼睛不停的转着,脑中浮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可四周密密麻麻全是陈氏族人,就是想逃希望也太过渺茫。

    “哈哈!这个好,这看着才有意思嘛。”阁楼之上的青年哈哈一笑拍着手道。

    实在不行,就跟他们拼了!欧阳霆一咬牙暗下决心。

    至少,他们应该不会不要脸到又把文书收回去。一条腿,赌了!

    欧阳霆紧握手中火叉双目搜寻着目标,打群架的秘籍只有一个。盯准一个咬死不松口,打翻再说。

    “咦?这么热闹,年节还没到呀!”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柔柔的女声传来。

    欧阳霆一愣,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一抬头,果然!

    不远处一道倩影正背着手一蹦一跳的行来,在她的身后,跟着一个满身金甲金发碧眼的高大身影。

    “张淼?”

    “哈,张小姐您总算是回来了。”阁楼上那华府青年这时候也没功夫看这边了,满脸笑容的从阁楼上飞身而下。

    脉轮武者!

    见那青年从好几丈的阁楼上跳下飘然落地,欧阳霆眼角不由得一阵的抽搐。

    那青年体外一阵气旋流转,宛若道道气轮将他下坠的势头一阵阵减弱。

    书上曾经说过,聚气成轮,这是脉轮武者的标志!

    要知道,只要有一个脉轮武者,就能够带领族群冲向列族。

    如此年轻的脉轮武者,肯定是来自上姓三十六族!

    不过转念一想,这青年能够认识张淼,来自候族上姓也不奇怪。

    “刘方河?你怎么会在这里?”张淼一拂额间丝带,看见那青年朝自己走来不由得有些疑惑的问道。

    “此次奉族中长辈巡视南域,恰巧听闻淼淼小姐在这附近。我料到你会到此,自然就在这里等你了。”那被称作刘长河的青年笑眯眯的道。

    虽然这青年锦衣华服,样貌长得也颇为俊秀,可他的笑却让人怎么也感觉不到亲近。

    书上怎么说这种人来着?对,笑里藏刀。欧阳霆在心中暗道。

    “等我?”张淼眼中闪过一丝不悦,族中那些长辈看来是真的舌头很长啊。

    南域如此广袤,如果不是有长辈泄漏了自己的行踪路线,这刘长河怕是没那么大能耐能够找到自己。

    身为圣族族人,自然有责任外出巡视各域,就像之前罗氏灵兽作乱一般。碰上了,就得出手解决!

    另外,诸族近况也是他们需要了解记录的任务之一,回到族中还要上报记录,帮助圣族掌握三千氏族的当下情况。

    当然,刘氏作为上姓三十六族之一,也是有巡查的责任与权利的。

    不过,这刘长河可是名声在外,说是声名狼藉也不为过,他到这穷乡僻壤来巡查?张淼一百个不信。

    “对呀!这返回圣族路途遥远,眼下年节将至,你怕是也得赶回去。”刘长河笑道:“与淼淼小姐同行,刘某自然荣幸之至啊!”

    张淼不置可否,不过身为圣族之人从小就接触得很多,这等小事,也没必要打人家的脸。

    她看着这人群汹涌的场面不由得秀眉一皱,问道:“陈氏族长何在?你们这是...咦?你怎么在这儿?”

    说话间,她看到了被围在当中的欧阳霆有些惊讶。

    “我...”

    “在下陈氏族长陈胜,见过圣族来使!”不待欧阳霆答话,陈胜上前两步直接单膝跪下朝张淼行礼。

    圣族张氏乃三千族无冕之王,单膝跪礼的确是列族之下对圣族人该有的礼节。

    不过张淼不习惯,身旁那金甲大汉自然了解。当即上前一步道:“无需多礼,小姐问,你们围着那少年作甚?”

    金发碧眼,金甲异器!

    陈氏族长可不是欧阳部族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存在,起身之后又一躬身,应道:“这位器族大人,下族正在与欧阳部族族人进行族斗。”

    “族斗?”金甲大汉与张淼同时眉头一皱,当即看向陈氏族长的目光也就没这么和善了。

    这当然不是因为见过欧阳霆而先入为主,而是在巡视之中,诸如此类的上族欺负下族之事早已司空见惯。

    一个部族之人与你氏族族斗?若不是把人家逼急了,谁会如此不智。

    再说,现在这场面本就是一个即将准备群攻人家的局面。

    哼!这陈氏的巡查语可得好好斟酌上报。一个氏族居然围攻部族之人,而且还只是一个?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不,圣使莫要乱想,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陈胜身居族长多年,见张淼的脸色当即整个人都慌了。

    连忙解释道:“此不过是因氏族文书起的误会而已,族斗已经结束,氏族文书也已准备好了。”

    就在这说话间,陈立恰巧手握氏族文书从巷道走出。见到这个场面一时之间也有些茫然。

    “喔?此话当真?”金甲大汉问道。

    “千真万确!”陈胜连声道,说完两步走到陈立身前,一把将那文书夺了过来恭敬的奉上。

    欧阳霆与他们本来相隔就不远,觉醒者的耳力也比常人敏锐自然将这些都听得真切。

    金甲大汉将手中文书展开一看,随即将之递给了张淼。道:“当真没有欺压下族?”

    其实,这事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得看明眼人是谁了,若是你当着圣族的面欺压下族,那这事儿可就大条了。

    真要追究,换族长自然是小事,怕是这陈氏下两年的族资直接就没影子了。

    “没有,自然没有!欧阳部族晋升氏族乃我族群喜事,我陈氏只会恭贺,何来欺压之说。”陈胜连忙道。

    “哈哈哈!”欧阳霆看那陈氏族长前后态度变化如此之大实在忍不住了。

    当即一个跃身,整个人像个灵猴一般横越三丈,稳稳的落在张淼身前。

    “嗯?”刘长河面色一沉,身边银甲武士同时提枪便要将这冒失的小子架起来。

    “无妨。”金甲武士淡淡道,随即脸上居然荡起一丝笑意,道:“真是心急啊!这才分别几日,就来取氏族文书了?”

    他们认识?刘长河恍然。

    难怪这如同张淼近卫般的器族高手,对这小子冒昧上前不为所动。

    “苦也...”陈胜见状心里一苦,这,这山野出身的小子,怎么会认识圣族之人!

    完了,这下子这欺压下族之责怕是要坐实了。

    可当欧阳霆一开口,不光陈胜,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由得一怔。

    只闻他笑道:“陈氏...并未欺压我,正如陈氏族长所言,我是来取氏族文书的。”

    不是欧阳霆脑子被门夹了突然魔怔,而是眼神交错时,他看到了那陈立向他投来恳求的眼神。

    在之前,陈氏几房房头的态度他摸了个大概,说实话这些人个个该打!

    可在这之中,陈立好几次都欲言又止的模样,欧阳霆自然是看在眼里的,这人不坏...

    再说,族地是族群的根,以后欧阳氏还得继续在这陈氏威慑的大范围内繁衍生息,把他们得罪狠了反倒不美。

    “嘻嘻,又见面了喔。”张淼倒是显得大气,见欧阳霆到来脸上升起笑容俏皮的道。

    “嗯,运气真好。”欧阳霆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这是她第一次出族巡视,一路上见识了太多的不堪。

    在张淼看来,这部族的少年与自己从小接触的那些同龄之人完全不同。

    单枪匹马赶去相助姻亲之族,这份感觉与她幼时所学的族群互助之道完全契合。所以,她对他映象很深。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欧阳霆的那份纯净让她很是羡慕。

    两人虽然只是见过一次,但就像是朋友一样,一个是真的根本不懂礼节,而另一个却选择性失忆。

    欧阳霆与陈立的短暂对视,金甲大汉看在眼里,目光之中也露出三分赞许。族群,并不需要如此多的睚眦必报。

    也许是眼神真的可以交流,二人相视而笑,竟然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身旁的刘长河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片刻后,张淼转头看了一眼陈胜,虽然她的年纪不大,但那眼神之中的深意却让陈胜一个激灵。

    “借你陈氏两匹马,我要返回圣族。”张淼道。

    “嘿,淼淼小姐何须借马,我专门带了我族中的上等好马在此恭候,哈哈!来呀,去把马牵来。”还未等陈胜说话,刘长河已经吩咐银甲武士去牵马了。

    张淼并未拒绝,转过脸又看着欧阳霆笑道:“我走了喔,下次见面希望是在族群书院。”

    欧阳霆一愣,这是他第二次听到族群书院这个名字。看来,回去得好好问问坤叔啥是族群书院了。

    与张淼二人一起走出陈氏,张淼翻身上马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欧阳霆的一个问题将所有人震得人仰马翻。

    只听他很认真的道:“淼,淼淼小姐。我想问个问题。”

    “嗯?”张淼一紧马绳转身道:“什么?”

    “那个,我想问问,如果想娶圣族女孩儿,嫁妆需要多少头牛?”

    在场所有人闻言如遭雷击,就连那金甲武士的脸也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
  

  

http://www.jzzkzs.com/124_124547/346351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zzkzs.com
御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zzkzs.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