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阁 > 玄幻小说 > 血未凉 > 为什么梦遗蛇精是输精管刺痛 - 天蝎座女的性敏感部位
    “贤儿,过来修行。”正当欧阳霆双腿有些无处安放的时候,那蛮人老者说话了。

    不过还好,让欧阳霆长出一口气的是,他并没睁开眼。

    只见他心惊胆战的缓缓移步,这一分钟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字:溜!

    可往哪儿溜?跑路自己铁定跑不过这个脉轮大高手,跳下去走水路?

    不不不,这得赌人家会不会水性。他可不敢赌这驭兽人守着这么大个湖,而惊喜的是个旱鸭子。

    “身为执金后裔,你的修为太差了。别总想着到处玩耍,过来!”

    仿佛感觉到了欧阳霆步履蹒跚,那人眉头一皱虽仍闭眼,但言语中已经多了三分怒意。

    执金后裔?欧阳霆一愣,随即想起了那一块金色小牌!

    原来,你也是靠这牌子先入为主了。玛德!追我九曲十八弯,原来就是你们这档子人。

    电光火石间,他牙关一咬,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只见他右手紧紧握着火叉,努力的调整着呼吸一步步朝着那人靠近。

    那人根本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年会是别人,更不会想到他会对自己出手。

    呼吸悠长中他继续的吸收着掌中兽晶,而他的身侧,同样大小的兽晶还有一堆,粗略一打量起码四五十颗!

    不为别的,就为这四五十颗亮晶晶的东西,今天小爷我也要为民除害。

    几个呼吸后,欧阳霆双臂抬起已将火叉高高举过头顶。

    “嗯?”也就在这时,两人靠的太近,那人一吸鼻子闻到了身前人身上气味的异常猛地一睁眼。

    “死!”欧阳霆一哆嗦,大喝一声蓄势待发的双臂全力砸下。

    “砰”的一下,那老者避之不及被狠狠锤下的火叉当头打中!

    血花飞溅之中,紧握火叉的手有些微微发麻。这一棍他敢保证,连在部族里偷吸羊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啊!!!”惨嚎传出,那老者双手捂头想要站起。

    好硬的脑袋!欧阳霆一见他竟然没死,大惊之下连忙想要补一棒子。

    老者哪里能够再给他这般机会,左手捂头右手一把抽出腰间短刀,“唰”的寒光一闪就朝欧阳霆的腹部劈来。

    以伤换伤固然可行,但两人相距太近,这一刀砍中怕是命都没了。欧阳霆腹部一收双腿蹬地连忙向后爆退。

    “呲啦”一声,他腹部皮甲被那刀锋一带便划出了很长一道口子。

    好险!欧阳霆后心发凉暗道一声运气。

    “人族小鬼!死来。”这是锤头火叉第一次没敲死人。

    但脑袋可是人身上最关键的地方,那老者明显摇晃蹒跚的模样代表他已然遭受重创。

    就连他怒吼着冲向欧阳霆的时候,手中短刀不管是力道还是方向都偏移了三分!甚至,他没有动用脉气!

    军中这些日子他可不是白混的,对于以后要走的路他已经旁敲侧击的问了个大概。

    脉轮高手之所以恐怖,最大的特点就是一身觉醒血脉已然融会贯通,与那灵气浑然一体。

    御气伤人,这是脉轮高手的标志!

    那股以血脉之力驾驭的气,随着修行者在脉轮境越走越远将会越来越强!

    脉轮八境代表着修者身上的八大主脉,每开一脉提升一境,出手攻击之时所能掌握的气便更强。

    以他判断,当初那刘长河周身能够凝聚气旋,应当是刚刚摸到脉轮境的门槛,还未真正进入这个境界。

    如这老者一般,吸取兽晶精气之时一脉雄浑澎湃,这才是真正的脉轮高手气势。

    当然,这老者应该只是开了一脉,要不然欧阳霆就算是跳水都不会选择举起火叉。

    毕竟,相比于更强的存在,跳水起码还能赌旱鸭子的机率....

    这老者手中短刀之上并没有那让欧阳霆顾忌无比的刀气!

    “伤了?有得一拼!”欧阳霆双眼之中寒光一闪,胆气一下子提起三分。

    那老者看起来五十有余,可一身健硕的疙瘩肉却十分醒目。此刻的他满脸鲜血,披头散发犹如疯魔一般越发狰狞。

    欧阳霆不知道,脉轮高手修行之时虽不惧一般纷扰,可哪里经得起如此刚猛的一棒,况且还是打在头顶!

    这一棒下去,他不光是头部受创整个脑袋嗡嗡炸响变得意识模糊,就连他那一身雄浑的脉气都被这一棒突然打散,一时之间难以聚起。

    杀了他!扔他去喂蛮兽,要他粉身碎骨!!!

    那驭兽令之上有着他们独特的感应,这小子身怀贤儿金令,人族与驭兽人一族仇深似海,不想都知道贤儿已遭毒手。

    杀我贤儿还妄想杀吾!双目通红的老者此刻杀意滔天,只想让这人族小子死无葬身之地。

    欧阳霆心中怯意消掉大半战意熊熊,火叉翻飞被他挥得呜呜作响。

    “哐哐”声不绝于耳,那老者虽遭重击一时无法御气,但血脉之气充斥刀身之下,竟然以凡铁刀身,硬是与沉重的火叉反复直拼半丝不见刃口破损。

    果然脉轮之人很恐怖!

    这是欧阳霆第一次与脉轮存在交手,虽然这老头不是全盛之身,但那持续碰撞之下,他握着火叉的双掌竟然隐隐渗出血丝。

    在面对老者疯狂的砍杀下,欧阳霆很快身上就多出了几条刀痕。这些刀痕可跟第一刀不同,正在不停的朝外渗血,他受伤了。

    “玛德!都神志不清了还这么厉害!”

    欧阳霆越打越是心惊,这老头出手速度明显比他快上很多,刀短棍长,两人近身战之下那寒芒让他简直防不胜防!

    “还我贤儿!”老者嘶吼着。

    “还你个死人头!”欧阳霆讥讽道。这群人说着人话,穿着人皮,却与那野兽狼狈为奸。

    想着那些死在蛮兽嘴下的族人,简直杀光他们都不够解气!

    “弱鸡,快!去啄他下体!”狠话得说,那刀也得挡!慌忙应对间,欧阳霆急声呼道。

    “呀?你说啥?”弱鸡听是听清楚了,只是对这口令有点儿难以理解。

    什么鬼?老子堂堂朱雀,你让我去啄人小鸡?哦不,那是老鸡....

    “别跟我装傻,快!我快扛不住了。”说话间,老者逮到机会又在他大腿一侧狠狠的拉了一刀。

    “我!”弱鸡还待说什么,可一看之下这小子那是真的非常凶险。一咬牙!哦不,它没牙。。

    反正又没熟人,为了保他一命。算了,啄就啄了!

    打定主意之后,弱鸡两只爪子狠劲一蹬,扬起那长长的喙如同利剑一般直接窜出,目标疯魔老者胯下。

    “噗!”

    “嗷!”

    弱鸡那张嘴有多厉害欧阳霆可是见识过的,更何况这一次弱鸡那是含怨而去,那力道大的差点没把它那长脖子给闪了。

    修血不修胯,练功不练鸟,纵然你是八脉高手又如何!

    老者这一声仰天嘶吼,那悲鸣之中竟隐隐传出一丝破声嘶哑。可想而知弱鸡之威恐怖如斯。

    “干得漂亮!咦?耶???”欧阳霆狂喜准备跳过去做那锤头一击,不知怎么的,他下意识有点儿习惯了这动作了。

    但还未近身,那老者竟然在他惊疑的注视下,浑身轰的炸出一股狂暴的气劲。

    正腹之中一直并未出现的雄浑脉轮陡然浮现。

    “握尼玛!你个天杀的弱鸡,我让你弄他,你竟然把他脉络点燃了???”

    欧阳霆一时之间有些心惊,那老者突然爆发的气势远超之前,仿佛一身实力重回巅峰!

    “杀,杀...”老者双目猩红声音沙哑的喃喃着。

    弱鸡这一下,无意之间破了老者那还未开启的气脉分流,现在澎湃在他身上的脉气的确如他们所见,是真真正正的狂暴。

    不出意外,此战之后原本一脉巅峰已经准备冲击二脉的他,会经历一个虚弱期,甚至...倒退!

    “小子,快出绝招!”眼见着那老头身上气势越发强盛,弱鸡呱呱叫道。

    “明白!”欧阳霆火叉平抬,一瞬之后大叫道:“你是不是疯了!我有个毛的绝招啊!”

    “血脉!你忘了你族墙上干的事儿了?”

    欧阳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一刻不敢停留连忙凝气!

    脑中不断回忆着当初的感受。当时他是被动激发的,此刻必须强行凝血让血脉之力燃起来。

    中品觉醒的他血脉之气浓郁程度较之前上升了一个层级,气血循环之下很快他便抓住了那一个沸点!

    “血脉!”欧阳霆大喝一声浑身气血全开,双目之中一道血气一闪而过。

    “血脉之力!图腾族子?”那老者浑身脉气已然被他压下不少,刚要向前一步,乍见欧阳霆一身血气澎湃而出不由心中一惊。

    虽然与兽族相伴,但不代表他们驭兽人什么都不知道。

    只有那图腾族子才能做到让自己的血脉升华,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面前这少年额头那头巾之下,绝对有着血脉图腾。

    可,这图腾族子不管身在哪族都是集万千呵护于一身,怎么可能出现在族墙外如此凶险之地?

    “哼哼,强行激发血脉图腾,本族老怕是见到了个假族子。”随着欧阳霆身上血脉之力的激发,那老者反而不担心了出言讥讽道。

    果然,欧阳霆那双眼中的血色越发浓郁,逐步充斥中很快就将全部弥漫。

    “小子还是太弱啊。”弱鸡连忙扑腾着落在他肩上叫道:“我帮你稳住狂暴,脑子千万别失去意识,掌控它!”

    弱鸡双爪深深抓在肩头,一股灼热被它牵引,欧阳霆的双目逐渐变得清明。

    “血脉之力...”
  

  

http://www.jzzkzs.com/124_124547/347482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zzkzs.com
御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zzkzs.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