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阁 > 修真小说 > 命缘仙途 > 和女生聊天的套路段子 - 3ds解放少女
    说实话,这法器的效果虽然特殊,可是也仅仅只是特殊而已。

    甚至特殊的有些鸡肋。

    法宝之中最畅销的就是各式的攻击类法宝,其次是防御类型的,其余有着特殊效用的,虽说奇特,往往需要极为苛刻的外部条件,才能完全的发挥出它的效用,价格自然也是相对来说较低。

    寻常的下品灵宝也就一千块上品灵石左右,这件法宝能值三千上品灵石,其中的溢价,到底那悬赏之人对这法宝或者说法宝的持有人有多大仇啊……

    常凌这倒是错怪了那人,这宝阁的阁主,不出她所料的大有来头。

    虽说他‘仅仅’是名金丹境修士,可是另一重身份却是幽州赫赫有名的元婴境修士天戮魔君唯一的儿子。

    随着修士境界的不断精进,自身精血精气往往都因着修炼而将能量加持在身体的各处,想要育有子嗣是越来越困难。

    作为一名元婴境大能唯一的二字,默认的唯一继承传承者,他在整个幽州堪称‘元婴之下第一人’,当然元婴境大能也不会没来由地找他麻烦。

    毕竟谁也不想和天戮魔君拼命。

    至于这人骨手环,对于他来说可是保命之物之中最上佳的选择。

    另一只手环,嘛,自然是戴在他父亲身上。

    这样他在遭遇险境的手就可以瞬间传送到他的父亲身侧,正是因着这‘逆天’的效果,他才愿意出这样昂贵的价格来悬赏这人骨手环。

    当然三千上品灵石对于他来说也并算不上多庞大的一个数字。

    常凌将那张悬赏令贴在了这人骨手环之上,瞬间这悬赏令就自行燃烧了起来,灼热耀眼的光芒闪过,人骨手环也消失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巴掌大小的袋子。

    常凌将那袋子拿起,打开发现里面都是晶莹的、灵气浓郁的石块。

    整整三千块上品灵石。

    还附送着这样一个勉强算的上是储物法器的袋子(就是空间小了点)。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黑袍修士手中突然出现了两个巴掌大的精致的认股手环,他的嘴角微微翘起,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临溪那人,竟然也有这样的一天吗?

    他驰掠的脚步慢了几分,看着烟尘四起的前方,还是咬咬牙继续前行着。

    杀死临溪的人,他是极为感兴趣的,但也不急于一时。

    幽州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至少金丹境修士的圈子绝对称不上大。

    …………

    完成了这样一笔极为梦幻的交易,常凌再次忍不住的感叹世间法术的玄妙,收好了灵石之后,她毫无留念的,快速离开了这宝阁。

    墙上其他的悬赏她也都看见了,每一张上面标注的灵石都是天价,可是她没那种好运道,她的储物法器里并没有符合要求的了。

    至于其他的需要等着修士回来鉴定的,常凌也不急着出手了。

    届时她还是得探清情况在做决定。

    整座城池都倾巢而出,常凌倒还是没想到,那墓葬的坍塌竟然使得这样多的修士趋之若鹜。

    那其中的阵法她只是粗略的看看就只觉一阵头痛,趁着尚未修复完全的时候勉强闯过了几关,威能却是有所体会。

    内部阵法崩塌导致了整个墓葬的倾覆,造成了这样大的响动,可谁知其中的阵法到底有没有崩溃殆尽呢。

    在不能确保安全的情况之下,这些人毅然奔赴,不得不称赞一句有勇气。

    又是在空荡荡的街道上转悠了几圈,常凌轻轻地叹了口气。

    如果可以不用以命相搏,谁愿意轻易的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呢。

    这看似冒险的举动,应当就是她日后在幽州生存的常态了。

    幽州的资源如此匮乏,好不客气的说,资源为数不多的来源之一就是几十年一度的诛魔行动。

    现在她倒还可以数着储物法器中的灵石度日,但是如果就闭门修炼,也许修行的波动还可以被阵法与神魂光团掩藏,可是现在她是凝神境中品,已经隐隐的有了要突破的迹象。

    寻常修士跨越个小境界倒还好,可是她是业障缠身的十恶不赦之人。

    这次没有天罚,下次凝结金丹的时候也是逃不过的。

    天罚的气息,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的。

    幽州的灵气在稀薄驳杂,也是有部分会不断地渗入她的身体的,即使不刻意修炼,还是不断地在逼近境界的临界点,如果不选择突破,那么灵气在体内肆虐带来的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顾司玉并不知晓常凌身负业障,只是叮嘱了她千万不要在幽州结丹,等着他来接她回到个安全的地方。

    常凌的天赋他也是略有了解,十几几十年的时间在凝神境进一个小境界,已是不错的成绩。

    可是常凌每时每刻无不期待着,她重回苍岚剑派的时刻。

    世间唯一能永远捍卫她的公道的,只有她手中的长剑。

    何况还有落月的甲子之约。

    天玄秘境之中的空城,来历离奇的玄魂草,星危的传承,以及她那业障……无一不是困扰着她的事情。

    常凌自然是不肯让时光白白流逝。

    无论是神魂还是修为的进境,现在都处在颇为艰难的时候。

    常凌一时间有些怅然。

    凭着她现在的脚力,很快就将这圣城逛了一圈。

    细致到各个楼阁之间的通道,她都仔细探查了一番。

    时刻做好了逃命的准备。

    最后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常凌深吸一口气,还是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急忙打坐修炼。

    她刚刚坐下,又感到一阵强烈的震动。

    这次的震动足足持续了小半个时辰才平静下来,期间常凌不得不使用灵力来支撑着这屋舍使得它不要倒塌。

    不出她所料,先前的崩塌并不是终点。

    等到波动平息之后,常凌又是急忙阖上双眼,迅如入定。

    手中灵石之内精纯的力量不断地向她的体内汇集,浑身上下的经脉都因饱受灵气的滋润而格外的舒适。

    真到了水到渠成的地步,突不突破也不是她能决定的,与其无端的等待等到自身灵力饱和被动的进行突破,倒不如她现在主动地引导着。

    阿碧此时趴在她身侧,一双碧眸却瞪得明亮,它的神识也是放出不断地探查着周边的情况。

    而常凌,也是随着体内灵气一点点的增加,而陷入了一种极为玄妙的感觉。

    同先前任何一次突破境界一样,在隐隐触及那层壁垒的时候,极为沧桑而深邃的气息被常凌微弱的捕捉到了。

    那是大道。

    天地间万物的运行规则。

    突破境界,除了需要修为心境跟的上去之外,最终冲破壁垒的却只能通过握紧那丝丝缕缕的大道。

    明明就是在眼前,可是伸手却怎样也握不住。

    这就是常凌现在的感受了。

    总觉的还差一点点。

    这一点点却不知道从何处而寻。

    很多时候突破同悟道都是息息相关的,若说灵力储备仅仅是一个境界的基础要求,那么对于大道的感悟就是最终是否能踏入这个境界的关键。

    随着时间的流逝,常凌心里的烦躁也越来越多。

    明明处在最危险的境地,可是关键时候还是不给力。

    她晚一分时间突破,被赶回来的魔修邪修发现的概率就要大上几分。

    在这关键的时候,常凌眼前却是突然闪过了在那剑骨之中曾经剑道的身影。

    那划破天际的剑光。

    一时间她储物法器里的几把长剑都是不由自主地不断地抖动着,发出着一阵阵清脆的铮鸣声。

    她的剑,她的剑应当是什么样子的……

    常凌猛的睁开眼睛,整个人身上的气息不断地攀升着。

    手中灵石的灵力向她体内奔去的速度不断地加快,很快,一整块中品灵石都已尽呈灰白之色。

    似乎只需要用力轻轻一捻就会化成一摊碎末。

    一旁的阿碧颇为贴心的给常凌手中的灵石换上一块上好的,那灵石贴在她手掌之上的一刹那,其中蕴含的灵气就迅速的向她体内涌去。

    常凌的眼睛是睁开的,可是看到的景致却并不是面前这小屋内的景象。

    在突破境界这关键时候,业障自然是不会放过她的。

    又是不知道体会了多少次的同她现在截然不同的生活。

    她现在甚至已经隐隐的对幻境有着几分期待,修士的记忆力再强悍,随着时间的流逝,太过久远的画面还是会不知不觉的模糊。

    幸好有这幻境,不断地将那些人的面容展现在她的眼前。

    幻境经历的多了,常凌在一个个的将它们击碎的过程中,也忍不住的有了几分无可奈何之意。

    在一次次幻境的考验之中,她对于那些‘美好’已经由最初的感动落泪到了现在面无表情的平静。

    幻境之中描述的凡人女子的一生很是温馨美好,可是在凡间,女子十几岁就要谈婚论嫁,嫁到夫家之后做牛做马辛勤劳作往往还难以脱离苦海,下半辈子没什么爱情就只能将生活寄托在孩子身上,用不上十几年,眼角就会有皱纹涌现,头发也会因着操劳而过早的斑白……

    毫无自我可言,毫无自由可言。

    她现在截然一身,可乘奔御风,仗剑而行,虽日夜在生死困苦之间挣扎,可真真走过了这大陆无数的山川与河流,见过不同的太阳与月亮。

    至少她已经在逐渐掌控力量,蓄力向那所谓的命运进行反击。

    为什么会生出幻境?

    不过就是那些景象是她梦寐渴求的吗。

    现在她看清了,她看清了世间各式的生活有各式的苦痛,她没必要心存希望,没必要有什么幻想的。

    世人各自有各自的苦楚,各自又羡慕着他人的生活。

    她亦是生活在别人的梦中。

    幻境一点点的在她眼前支离破碎。

    其中女子一生最后的笑意还是让她心脏如同被无数细小的长针扎过,密密麻麻的疼痛。

    她也用力扯出一抹微笑。

    她的生活也没有那么糟。

    清醒过来的常凌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

    运气不错。

    这次突破境界,并没能引起天罚。

    可能是先前的功德起了些许的作用,也可能是这幽州大地上恶人太多,天道都无暇来处罚她了。

    进入了凝神境上品之后,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自身灵力的储备量的增加。

    境界一个个的往上,每一次突破对自己带来的提升都要远远高于上一次突破。

    当然常凌却是并没能生出一丝一毫的自满之意,先前她可是见识过了真正的天骄,跟那人一比,她不禁有了几分羞愧之意。

    世间众人谁不想争先?

    常凌也隐约期待着,等着天玄榜再次现世的时候,上面会不会有她的名字。

    探查完自身的情况之后,常凌起身活动了活动有些僵硬的四肢。

    虽说突破在她这里感觉只是一瞬的事情,可是加上在捕捉大道和在幻境里耽搁的时间,竟然又是三天过去。

    三天过去之后,这圣城倒是有了几分‘人气’。

    城内的血腥气味几乎是难以掩盖。

    想必无论曾经是不是在城内居住的修士,在墓葬之处受伤之后,都选择回到这圣城进行修养。

    阿碧打量了常凌一番开口道:“这三天,你在闭关突破,其间那处墓葬又传来大范围的震动四次,其中最后一次,竟然是有无数的金光逸散。”

    “现在整个幽州的修士怕是都去寻找那金光了,我只是用神识远远的探查了一下,也并不知晓那东西的具体作用。”

    常凌点点头,虽说那墓葬的作用仅仅只是牢笼,可是想要维持这样一庞大的牢笼,其中的好东西还是有的。

    说是不好奇那是假的。

    因着境界提升,常凌的神魂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增强,首当其冲的就是困扰着她的‘能量承受上限’,先前隐隐的不适此时都消散干净,不过想要再增强神识,怕也还是做不到。

    她趁着自己现在情况不错,神魂抱起了那残魂光团,一把将阿碧抱在怀里,推门走了出去。

    在这儿陌生的地界,她终于不再需要遮掩容貌。


  

  

http://www.jzzkzs.com/126_126927/369555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zzkzs.com
御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zzkzs.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