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阁 > 穿越小说 > 北颂 > tvb午间新闻女主持人 - 我的漂亮女老师
    他也不怕寇府的门生故旧找他麻烦。

    寇季一旦离开了汴京城,寇府的门生故旧就会实力大减。

    寇准已经离开了中枢,纵然能影响到朝局,影响力也有限。

    再说了,真正不愿意帮朱能和高卫昭开设边市的又不是他,到时候有人找麻烦的话,自然有大个的去对付。

    人走茶凉,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已故文惠公薛居正,活着的时候那是门生故旧遍天下,每日上门拜访的,就没有五品以下的官。

    薛居正故去以后,薛府变得门可罗雀。

    薛居正继子患病以后,儿媳妇需要搭上自己和薛府的家业去寻求庇护。

    还有寇准,担任宰相期间,那是人人吹捧,围绕在他身边的高官一大堆,被罢黜了相位,扔出了汴京城以后。

    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高官们,瞬间依附到了丁谓门下。

    若不是丁谓最初觉得自己担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资历不够、威望不够,特意请寇准回京给自己搭台阶,恐怕寇准都没机会回京。

    更不可能有今日的局面。

    寇季听到了户部员外郎推托之语,略微愣了一下,然后眯起了眼,淡淡的道:“话我说完了,办不办随你们。”

    户部员外郎陪着笑脸,干巴巴的道:“下官一定想办法,一定想办法……”

    寇季没有再搭理户部员外郎,他看向了朱能和高卫昭道:“回去吧,再闹下去,官家就要发火了。”

    “可是……”

    朱能有些不甘心。

    寇季盯着朱能道:“你不相信我吗?”

    朱能闻言,收起了不甘的神色,点头道:“我相信你。”

    说完这话,朱能对高卫昭道:“收拾东西走吧。”

    高卫昭答应了一声。

    二人简单的拿上了自己随身带的一些东西,跟着寇季离开了户部衙门。

    出了户部衙门以后,寇季叮嘱道:“回去以后约束一下你们府上的门人,让他们别像是土匪一样在汴京城里抢人。

    官家眼皮子底下的人,抢光了不好看。

    官家会发火。

    你们可以派遣府上的管事先行一步,在沿途的州府招募匠人。”

    朱能虽然贪了点,但是他相信寇季不会害他,所以听完了寇季一席话以后,果断点了一下头。

    高卫昭见此,也跟着点了一下头。

    他其实没有多少主见,甚至在寇季等人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

    明面上,高卫昭是燕山郡王。

    可实际上,高府的一切,高处恭说了算。

    高处恭没办法大模大样的出现在人前。

    所以高卫昭才顶着一个燕山郡王的名头在外面晃荡。

    寇季在叮嘱了朱能和高卫昭以后,也不再多言,坐上了马车,回府去了。

    陈琳并没有跟着寇季到寇府去,他看着寇季将三个麻烦人物解决以后,就回宫去复命了。

    朱能和高卫昭在寇季走后,各自坐上了各自的马车,离开了户部衙门。

    此后几日。

    种世衡、朱能、高卫昭三个人果然收拢了门人,没有让门人再出去抢人。

    朱能和高卫昭也没有再去户部衙门闹。

    汴京城似乎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当中。

    只有一处地方,十分热闹。

    那就是寇府。

    随着寇天赐婚事逐渐临近。

    宫里和寇府走动越发频繁了。

    寇府一直持续在喜庆当中。

    一些远处的客人也逐渐上门,住进了寇府。

    每日到寇府门口说吉祥话的人多不胜数。

    每日到寇府讨赏的人亦是如此。

    说吉祥话的,多是受过寇府恩惠的。

    讨赏的多是汴京城里一些游手好闲的人。

    但不论是谁,只要到寇府门口说一句好话,都能得到三两米酒、五两熟肉、一百个铜钱。

    依照寇卉帮寇府搏出的慷慨名声看,寇府的赏赐略有一些寒酸。

    毕竟,寇府的千金大小姐寇卉一高兴,那是大把的金叶子往出撒。

    寇府如今赏出的东西,根本没办法跟金叶子相提并论。

    但这并没有弱了寇府慷慨的名头。

    因为站在寇府门口赏东西和钱的,可不仅仅只有寇府的人,还有宫里的嬷嬷。

    寇府赏一份,宫里的嬷嬷也会赏一份。

    寇府之所以将赏赐的标准降的这么低,主要是因为宫里赏的并不高。

    寇是臣,赵是君。

    寇府的风头不可能盖过宫里。

    虽然寇府和宫里的赏赐都不高。

    但是加起来就高了。

    寇府热闹了好些天,赏出去了好些钱。

    寇天赐的婚期也如约而至。

    成婚当日。

    黎明未至,汴京城四处就升起了药发傀儡。

    寇府所在的街道也被炮仗声给淹没。

    寇天赐着一身大红衣衫,跨着马、领着轿,踏着星光和月色,听着此起彼伏的炮仗声,赶往了皇宫。

    由于宫里有一套繁琐的礼仪等着寇天赐去应付,所以寇天赐必须尽早赶到宫里去。

    寇天赐赶到皇宫的时候,皇宫已经被一片火红的灯笼所笼罩。

    寇天赐依照礼节,如同闯关一般,一层层的通过了宫里设下的所有‘礼仪’关卡。

    最终才抵达了皇宫内。

    到了皇宫里以后,天光已经大亮。

    寇天赐依照礼节,见过了宝庆公主所有的长辈。

    然后又到了延福宫,接受了一大堆的封赏。

    有官、有爵、有物。

    赵祯知道寇天赐头上的虚衔挂不了多久,所以很大方的给寇天赐封赏了一大堆虚衔。

    最终,在陈琳的唱赞声中。

    寇天赐褪下了身上的大红喜服,换上了象征着驸马身份的喜服。

    皇室和民间的穿戴、礼制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驸马喜服和民间的喜服有很大的区别。

    寇天赐入宫的时候,得穿府上的喜服。

    入宫以后,就得换上驸马喜服。

    寇天赐穿戴整齐以后,去宝庆公主的寝宫,迎出了宝庆公主。

    然后又回到了延福宫,拜见了赵祯、曹皇后,以及宝庆公主的生母大张氏以后,才带着自己的一大堆嫁妆,跟着寇天赐出了宫。

    寇天赐和宝庆出宫的时候,钟鼓齐鸣,宣告着官家嫁女了。

    力士们扛着长长的喇叭,在皇城头上奋力的吹奏。

    宫里的乐师们配合着他们,鸣奏着十分喜庆的乐曲。

    寇天赐胸带大红花,跨着马刚出了皇宫,一过金水桥,就被百姓们围上了。

    陪嫁的嬷嬷、宫女们,一个个赶忙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喜钱散出去。

    场面十分热闹。

    从皇宫到寇府,一路上都有百姓们讨喜钱。

    所以她们派了足足一路。

    一直到了寇府。

    在喧嚣的炮仗声和宾客们的欢呼声中才停下。

    在寇天赐前去迎亲的时候,各路的宾客已经到了寇府。

    等到寇天赐迎回了宝庆公主以后,宾客们簇拥着他们,用欢声笑语将他们送进了寇府。

    入了正堂。

    寇季和向嫣早已等候在了哪儿。

    寇季着一身威风凛凛的蟒袍,向嫣着一身象征着她王妃身份的华服。

    向嫣看着有些激动。

    寇季则是一脸老父亲式的慈爱的笑容。

    “行跪礼……”

    礼部的官员宣了一声。

    寇天赐用一条红绸牵着宝庆公主入了正堂。

    寇季看着两个小小的身影,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昔日他入汴京城的时候,也只是一个比寇天赐大一点的少年郎而已。

    如今一晃眼,儿子都大了,还要成婚了。

    寇天赐和宝庆公主行跪礼的时候,寇季一直陷入在追忆当中。

    一直等到他们行完了跪拜礼。

    寇季才缓缓回神。

    “爹,喝茶……”

    寇天赐跪在寇季面前,双手将茶碗递到了寇季面前。

    寇季端过了茶碗,捧在手里,感慨道:“当年我成婚的时候,喝茶的是你祖父。”

    没有人能明白寇季的意思。

    前世今生,他只正正经经的结过一次婚。

    可惜喝茶的并非是父母。

    寇季说完这话,见四周的宾客们不明所以的在笑,他也笑了,他盯着寇天赐叮嘱道:“成婚以后,就是大人了,要好好的照顾一个家,无论什么时候,肩上的责任不能丢。”

    说到此处,寇季顿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盖着红盖头的宝庆公主,对寇天赐继续道:“要好好待宝庆,你若是待宝庆不好,定不饶你……”

    寇天赐一脸郑重的道:“知道了,爹……”

    寇季满意的点了点头,端起茶碗浅尝了一口。

    将手里的茶碗交给了丫鬟以后,寇季招了招手。

    向嫣笑着将一串钥匙递给了寇季。

    寇季拿过了钥匙,递到了寇天赐面前,笑着道:“当年你祖父将钥匙传给了我,让我当了寇氏的家。

    今日我将钥匙传给你,以后你当家。”

    眼看着寇季将钥匙递给到了寇天赐面前,周遭的宾客们一脸惊愕。

    他们能清晰的看到寇季的目光,能够感受到寇季目光中没有丝毫的不舍。

    寇府多大的家业?

    寇季就这么大大方方得交给了寇天赐,一点儿也没有贪恋,在场的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更重要的是,寇府的当家人,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当家人。

    寇府当家人更替,里面牵扯到许多东西。

    寇季如今并没有老眼昏花,他正值壮年。

    寇季也没有失去权势。

    他就如此轻易的将寇府的家主之位交给了寇天赐。

    里面蕴含着什么,值得在场的所有人深思。

    别人不知道寇季将当家人传给寇天赐的深意,但是寇天赐自己却知道。

    寇季这是将寇府的一切交给他了。

    他没由来的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了他肩膀上。

    以前他从未有这种感觉。

    寇季瞧着寇天赐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失声笑道:“别想太多,有很多人都会帮你的,其中包括你祖父。”

    寇天赐迟疑了一下,郑重的点了点头。

    寇季将钥匙交给了寇天赐。

    寇天赐拿过了钥匙,放进了怀里。

    寇季将钥匙递给了寇天赐以后,没有再说话。

    寇天赐拿过了一碗茶,向向嫣敬茶。

    向嫣美滋滋的品尝了儿子敬的茶,然后笑吟吟的将两本名册交给了寇天赐。

    那是寇府所以愿意去韩地的仆人、侍卫、管事、部曲的名册。

    其中管事不仅有寇府上的管事,也有寇府外生意上的管事。

    寇天赐敬完了茶,就轮到了宝庆公主。

    宝庆公主年龄小,身形也娇小,递茶的时候甚至都递不到寇季手边。

    寇季得微微起身,才能拿过宝庆公主手里的茶。

    倒不是宝庆公主不懂礼数。

    而是宝庆公主太小,不懂一些潜在的人情世故。

    寇季在端上了宝庆公主敬的茶,浅尝了一口后,笑着道:“丫头,以后天赐若是欺负你,你就找我,我给你做主。”

    “天赐哥哥不会欺负我的……”

    宝庆公主语气认真的回了一句,一瞬间逗的堂上的宾客开怀大笑。

    显然,大家都被宝庆公主给可爱到了。

    寇季笑着道:“那就最好了……”

    随后宝庆公主向向嫣敬茶,向嫣喝了宝庆公主的茶以后,笑着将一个小匣子递给了宝庆公主。

    里面是向嫣半数的嫁妆。

    向嫣嫁到寇府的时候,向府给的陪嫁也不少。

    经过了向嫣这些年的经营,翻了好几番。

    她就一子一女,寇季又视她如珠如宝,除了她,从不沾染其他女人。

    她也不用留着傍身。

    所以就一分为二,一份给儿媳妇,一份给闺女。

    至于寇天赐,向嫣完全不考虑。

    寇季传给他的家业足够大,足够他折腾了,不需要向嫣照顾。

    喝过了茶。

    礼部官员唱赞,让寇天赐和宝庆公主入洞房。

    但寇季却让他们留下了。

    在场的宾客,对寇季此举一头雾水。

    甚至有人出声提醒寇季,不能坏了规矩。

    寇季却没有理睬。

    大家就那么在正堂里耗着。

    一直到一个响亮的声音在寇府门前响起。

    “圣旨到!”

    寇季听到了这三个字,笑了。

    他带着满屋的宾客,到了前院,准备好了迎旨的东西以后,躬身迎旨。

    寇府内的宾客,都猜倒了寇天赐成婚的时候,必然又圣旨传入到寇府。

    所以并没有觉得意外。

    只是当陈琳带着金甲侍卫入了寇府以后,宾客们的目光不同了。

    宣旨的规格不对。

    很不对。

    依照常理,赵祯此番赐下圣旨,必然是加封寇天赐的。

    所以宣旨的宦官,有三人足以。

    不需要金甲侍卫开道。

    陈琳带着金甲侍卫到了寇府前院,宣了一声。

    “诏曰……”

    前院所有人弯下了腰。

    陈琳手持着诏书,洋洋洒洒念了许久,最后才念到了重点。

    “准韩王寇季,传位于韩王世子、驸马都尉、太子侍读……寇天赐……”

    “钦此……”

    陈琳宣读完了圣旨,寇府前院的宾客一片哗然。

    他们齐刷刷的将目光落在了寇季身上,难以置信的看着寇季。

    当家人你传了也就传了。

    王位你还没捂热乎,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传了?

    那可是王位。

    大宋上上下下,除了官家、寿王以外,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爵位。

    寇季的韩王王爵,可是二等嗣王,仅次于寿王的亲王位。

    其他的那些皇子,如今还没到受封的年纪,即便是到了,最大也只是封一个三等郡王。

    待到新君登基,他们还活着的话,才能活封为二等嗣王或者一等亲王。

    那些盘踞在汴京城内皇族宗亲,如今也仅有两个郡王,剩下的都是国公爵而已。

    由此可见,寇季这个韩王王爵,到底有多珍贵,有多吸引人。

    就是这么珍贵的爵位、这么吸引人的爵位,寇季说传就传,眉头都没皱一下。

    “那可是辛辛苦苦十数年,差点搭上了性命,为我大宋立下了汗马功劳才得来的……”

    有宾客早已忘记了迎旨的礼,低声自语了起来。

    寇季没有在意那些宾客们小声自语,他恭恭敬敬的一礼,高声道:“臣寇季遵旨……”

    陈琳将圣旨交给了寇季,待到寇季供起了圣旨以后。

    陈琳高声道:“除服……”

    此话一出,有宦官上前,帮寇季褪下了王冠,除去了蟒袍。

    寇季一脸坦然。

    宾客们震惊的盯着寇季,张着嘴,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

    你寇氏的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清高?!

    你祖父总摄国政之位,说辞就辞。

    你寇季的王爵说不要就不要。

    你寇氏难道要出第二个圣贤?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寇季在宾客们震惊中,除了蟒袍,换上了一身普通的衣服。

    陈琳在收回了寇季的蟒袍以后,再次宣了一声,“赐服……”

    一身特地为寇天赐量身定制的蟒袍,被送到了寇天赐眼前。

    寇天赐在宦官们伺候下,穿上了蟒袍。

    “传印……”

    陈琳再宣了一声。

    寇季吩咐人拿来了韩王印玺,笑着递给了寇天赐。

    寇天赐眼看着寇季将韩王印玺递到了自己面前,终于忍不住留下了泪水。

    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流泪,但他就是留下了泪水。

    以前他跟寇季亲近不起来,甚至在寇季过家门而不入的时候,还讨厌过寇季。

    但是这一刻,他突然发现,寇季是天底下最好的爹。

    寇季的身影比任何人都高大。

    寇季笑着将韩王印玺递到了寇天赐手里,拍着寇天赐的肩头,笑着道:“傻孩子,别哭……没了韩王王位,难道我就不是你爹了?”

    寇天赐抱着印玺,红着眼,哽咽道:“爹……”

    寇季笑容灿烂的道:“行了,快带着宝庆去洞房吧。”

    寇天赐咬着牙点了点头。

    他用红绸牵着宝庆公主,一步一挪的前往了洞房。

    寇季在寇天赐走后,大声笑着对宾客们道:“诸位也别愣着了,快入席吧。”

    宾客们在寇季大笑声中回过神,一个个看着寇季,神情十分复杂。

    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弯下了腰,拱手向寇季施礼。

    其他人也纷纷弯下腰,向寇季拱手施礼。

    “见过小寇公……”

    “见过小寇公……”

    “……”

    宾客们异口同声的喊着。

    寇季笑着摇头道:“诸位不必如此,我不是我祖父,没那么大学问,成不了圣贤。”

    “诸位赶快入席吧。不然一会儿菜都凉了。”

    “……”

    寇季招呼着宾客们入席。

    宾客们默默的向寇季施礼以后,纷纷入席落座。

    寇天赐在将宝庆公主送入到洞房里以后,出现在了席间。

    礼部官员宣了一声开席。

    盛大的结婚宴席就开始了。

    场面前所未有的热闹。

    只是每个人心里都揣着一些感慨、敬佩。

    寇季在陪了一圈客人以后,步入到了后院一间厢房。

    厢房内。

    寇准一个人坐着。

    见到寇季出现以后,寇准请寇季坐下,待到寇季坐定以后,寇准一脸感慨的道:“当年你劝诫老夫舍弃总摄国政的时候,老夫还埋怨过你。

    觉得事情没落到你头上,你才会大度的劝诫老夫。

    如今看到了你毫不留恋的将王位传给了天赐。

    老夫才明白。

    你是真的不贪恋权位。

    你比老夫强。”

    寇季一边帮寇准斟酒,一边笑道:“祖父你说笑了。我之所以舍了王位,是因为后面还有更重要的位子等着我。

    我的权势不仅不会因为我舍弃了王位减弱,反而还会达到一个更高的地步。”

    寇准一脸感慨的摇了摇头。

    “你不是真的在贪恋权位,你是真的想为百姓、为朝廷做事。”

    若寇季是一个没有家国天下的人,那他就不可能将王位交出去,然后去政事堂,继续操劳。

    毕竟,帮别人治理江山,远远没有帮自己治理封地获益更大。

    而且王爵,不是谁都能轻易舍弃的。

    异地处之。

    寇准觉得,他要是跟寇季同龄,并且处在寇季的位置上的话,一定会在保住王爵的情况下,再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鱼与熊掌,他都想要,一个也不想舍。

    寇准敢肯定,寇季若是想鱼与熊掌兼得的话,一定能做到。

    只是,他并没有做。

    寇准感慨道:“老夫很想知道,你是如何做到视功名利禄为粪土的?”

    寇季笑着道:“我还是很贪财的……”

    寇准一愣,失声笑了。

    寇季真要是贪财的话,一字交子铺也不会到赵祯手里。

    “说实话!”

    寇准笑过以后,故意板起脸喊了一声。

    寇季思量了一下,沉吟道:“大概是因为没啥贪心吧……”

    “嗯?!”

    “知足常乐嘛…”

    “真的?”

    “嗯……也有可能是心太大,现在的这些根本不是我所求的。”


  

  

http://www.jzzkzs.com/86_86331/369555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zzkzs.com
御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zzkzs.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