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阁 > 其他小说 > 冷宫弃后:陛下请和离 > 正文 第77章给皇后顺毛
    陈海英一一罗列出证据和指向,吟嫔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

    “吟嫔,你有什么话说?”慕容晓晓靠着坐塌,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看着下面的人。

    “皇后娘娘,这不是臣妾做的。”吟嫔慌乱地跪了下来,眼眶中已经蓄满了泪水。

    “不是你做的?”慕容晓晓低笑出声,“怎么,不是你做的这些证据会全部都指向你?吟嫔,你莫不是把本宫当初了愚蠢不堪的人?”

    慕容晓晓虽然还在病中,可随着皇帝对她日复一日的重视,后宫诸位也都不敢轻视了,此刻,轻飘飘的话语却如同一记重击,压得吟嫔喘不过气。

    “皇后娘娘,臣妾虽然嘴巴不留口德,可一直都说外厉内荏的草包,哪里有这个胆子做出杀人的事情啊,何况……何况……臣妾除掉皇后娘娘有什么好处。”吟嫔的求生欲很强,她急急忙忙的为自己辩驳。

    “呦,这可不一定啊。”欣婕妤不屑一顾地说道,“之前的吟嫔可不是如今这样子的怂啊,有时候对皇后娘娘说话,也是一样嚣张的很,要说什么没有好处,倒也不是全然没有的。”

    说话的时候,欣婕妤的目光落到了郭嫔的身上:“没记错的话,当初郭嫔还在妃位的时候,吟嫔可没少替郭嫔出头吧?不少妹妹可是受尽委屈的,若真要计较,只怕啊……仔细想想,吟嫔出那个头也没什么好处不是么?”

    李贵人在一旁紧随其后附和:“说起来,妾也十分认同欣婕妤的话,我之前居住在马荣华的宫中的时候,吟嫔就已经可以代替一宫主位教训于我,直至如今,我也说百思不得其解,这样子欺负妾身,似乎对于吟嫔来说也没什么好处不是?”

    李贵人如今风头正盛,说起话来也不似之前一样没有底气,难得有可以出气的时机,如何能不乘机报复回去。

    吟嫔在一旁叩头,言辞恳切:“皇后娘娘,妾身之前的确犯了错,可不能一棍子打死一船人啊,再如何,皇后娘娘在冷宫并不会碍着妾身,我为何非要皇后娘娘死呢?娘娘,我虽然嘴巴不留情,可实际上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俗话说得好,会咬人的狗不会叫……”

    慕容晓晓嘴角微微抽了抽,为了能够摆脱自己的嫌疑,都可以把自己比喻成为狗了,实在说令人十分震惊啊。

    “难道……”德妃缓缓开口,说话的时候,目光已经从吟嫔处转而看向了郭嫔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被德妃转移了过去,顺着她的目光便也都落到了郭嫔的身上。

    “皇后娘娘,臣妾以为,吟嫔虽然有错,但是,也确实不排除说受人威胁或者指使。”德妃说话依旧说那么的温柔,看起来也是正直端庄,矛头指向却是十分的明显。

    郭嫔虽然落魄,可骄傲使得她依旧笔直地坐在那里,脸上都是傲然,不容许任何人随意践踏。

    不少妃嫔为了巴结德妃,陆陆续续地附和着,不断地落井下石,吟嫔有些迷茫,而后却似乎看到了希望,本想摆脱自己的嫌疑,也替郭海伦说几句的,可如今,却直接选择了沉默的跪在了那边。。

    “德妃娘娘,说话要讲究真凭实据,如此指桑骂槐可不好。”马荣华一直沉默着,直到德妃直接指向郭嫔,这才出声了,“如今,德妃娘娘协助皇后管理六宫,自然需要公平公正,凡事讲究证据,您这样子说指使,岂不是在质疑皇后娘娘查出来的证据?”

    因为德妃管理着后宫,妃嫔自然都向着她。加上之前曾经也有不少的人受过了郭海伦的气,自然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了。

    郭海伦看着人情冷暖,心中悲凉。这一些落井下石的人,还有一些曾经是他刻意提拔过的。而就在这个时候,马荣华开口了,这样一些原本还想要大力落井下石的人,一个一个都收敛了不少。

    好歹也是协理六宫的人,马荣华明显站在了郭嫔那一边,即便是郭嫔如今落魄,她也依旧不离不弃,这也给了所有人一个警告,不要以为如今可以随意的践踏郭嫔。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郭海伦瞧着马荣华的眼眶微微有些红,只是她的情绪收敛的很快,又恢复了人前那副高傲的模样。

    “这各有各的说辞,倒是让本宫头疼不已。”说话的时候,慕容晓晓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嗯,既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吟嫔,吟嫔又死不承认自己做过这些事。那再顺着吟嫔这继续查,不查出一个始末缘由水落石出,本宫夜不能寐,寝食难安,这病自然也就好不了。”慕容晓晓身子微微向前,扫过了跪在地上的吟嫔。

    “这件事情,海英,你协助几位娘娘好好的彻查,本宫要一个真相,如果没有办法查出缘由,你们便准备好本宫的惩罚。”

    丢下了这句话之后,慕容晓晓也没有心情,直接让众人都退了,只留下了协理后宫的三位。

    “说说你们的看法吧。”慕容晓晓闲适的靠在那边,“皇上既然已经让你们替本宫分担,那本宫也乐得清闲,但是敢对本宫出手的,本宫绝对不会轻饶,你们应该明白本宫留你们下来想要做的是什么。”

    说话的时候,慕容晓晓的眼眸忽然之间有冷芒扫过。

    “皇后娘娘,郭嫔虽然平时为人霸道,经常凌驾于众位姐妹之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我有可能是他指使人家做出来的事情,虽说在那个时候已经隐隐约约有登上后位的呼声,但既然已经措手可得,又为何还要让皇后娘娘遭受一番罪过呢?”马荣华十分急切的站起来,冲着皇后行礼,然后替郭海伦分辨。

    “有些时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们或许懂,可是当局者迷,郭海伦可未必懂得。”慕容晓晓明显是不相信郭海伦的。

    欣婕妤和德妃互看了一眼,然后都暂时保持了沉默。

    “皇后娘娘明鉴,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臣妾的确一直都追随着郭嫔,我不知道别人到底是在背后如何议论这个人,但是如今她落魄,臣妾原本也可以跟郭嫔保持距离,可为何偏偏还愿意帮着她说一些话?”

    马荣华十分激动,言辞之间也终于流露出平时不见的慌乱和在意。

    “皇后娘娘,曾经,郭嫔还是娴妃的时候,做事确实比较嚣张跋扈,这也引的后宫众人怨声载道,可是不可否认,在她的治理下,后宫一片祥和,没有太多的伤天害命的事情出现。有些时候表现得过激,其实都源自于她对皇上的一片认真,她的心并不坏,只不过是各自为了各自的私心想要争夺宠爱罢了。”

    马荣华恭恭敬敬的跪在了那里:“皇后娘娘应该也看到,曾经拥戴着的所有妃嫔,已经是树倒猢狲散,甚至有些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落井下石,可见人心从来都不是稳固的。”

    马荣华稍稍一作停顿,然后继续说。

    “既然人心不古,那便意味着每一个人即便是在依附郭嫔的时候,心中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小心思。嗯,老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或许会有一些人就是为了利用郭嫔的庇护,然后趁机的对皇后实行报复,然后还企图想要拉她下马取而代之呢?”

    “本宫是找你们来谈一谈你们的想法,并没有打算苛责任何人,不要动不动就跪着,皇上若知道了,还以为本宫对你做了什么。”慕容晓晓明显听不进去,脸上微微有了愠怒。

    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有什么想法,坐着说就好了。”

    “多谢皇后娘娘体谅。”马荣华恢复了冷静,行了一个礼之后又到一旁落座。

    “马荣华所说的,德妃你们怎么看?”

    德妃笑语盈盈,看着皇后恭恭敬敬的。

    “其实马妹妹说的也不无道理,只不过臣妾的看法,可能跟她的看法不太一样。”德妃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才不骄不躁的说道。

    “皇后娘娘当时避居冷宫,并不清楚后宫之中的门门道道,可臣妾深受其害,自然是明白个中的缘由。”说到这,德妃还拿起手帕擦了擦眼角,仿佛又想起当初的委屈,心中不能承受一般。

    “德妃,本宫将留你们下来,也是想听听你们心中最真实的意见,但说无妨。”慕容晓晓微笑着看着德妃,一幅将她当做心腹看待,并没有因为她管理后宫大小事务便对她心生戒备和不悦。

    德妃心中暗暗冷笑,这慕容晓晓如今虽说长进了不少,可到底也不过如此。

    等她羽翼丰满了,必然会将人拉下皇后的宝座。

    “我并不认同马荣华所说的,说的好像曾经的贤妃是如何的良善,至少我没有感受到这一点。”德妃轻笑着摇头,又列举了好几个死在了曾经的郭海伦手上的冤魂。

    “皇后娘娘,虽说这后宫的事情皇上不怎么管,可没凭没据的时候,误判也会很多,可臣妾认为,马荣华是姐妹情深,想要为郭嫔白扯白扯,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凡事要讲究证据,如今证据既然到了吟嫔处处依旧还有疑虑,那就应该继续深挖,不能够凭借着三言两语就把一个人的嫌疑全部都抹杀,正儿八经的查一查,便能够水落石出,马荣华也负责协理六宫,若因此被所有人认为为了救郭嫔而不惜做出一些不公平的行为,那可不是一件好事。”

    德妃缓缓说:“若是皇后娘娘信得过,臣妾一定会进一步了解情况,吟嫔既然有冤屈,那就让她好好的说一说,咱们也好好查仔细了,彼此也算求一个心安啊。”

    “臣妾也赞成德妃姐姐说的。”欣婕妤开口了,“皇后娘娘也不希望真真正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吧?如果放任不管,只怕皇后娘娘的安危也还是得不到保障的。之前给皇后娘娘下毒的人还没找出来,如今吟嫔也还查不出和下毒有关,臣妾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说来听听。”慕容晓晓说。

    “皇后娘娘,如果说吟嫔说委屈的,那么,可能冷宫动手的人和前不久给皇后娘娘下毒的人会是同一批也说不定,查出来了,皇后娘娘也才可以高枕无忧。”说到这,欣婕妤转而看向了马荣华,“马荣华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我们这样子做,也是为了给郭嫔一个机会,也能堵住各种猜测,马荣华以为呢?”

    “自然。”马荣华点头,“为之所以会说那么多,只是希望这件事可以公平公正,如此而已。”

    “既然如此,本宫便让海英艳梅协助处理。”

    “是。”

    说话的当口,外头传来了皇帝驾到的通报声。

    “拜见皇上——”一行人连忙起身,皇帝君洛轩则是快一步扶住了慕容晓晓。

    “说了多少次,身体不好多休息,跪拜什么的,免了。”君洛轩拥着皇后,无视了在场还有其他人,而后才摆手,“都起来吧。”

    “谢皇上。”

    “今天皇后这边为何如此热闹?”皇帝抬眸,“朕听说众人都散了,这才前来。”

    “皇上真是关心皇后娘娘呢。”德妃笑着开口,“皇后娘娘查到冷宫走水的嫌疑人,可吟嫔却不认,臣妾和两位妹妹正和皇后娘娘商量着呢。”

    德妃说话做事滴水不漏,听起来给人一种十分尊重皇后的感觉。

    “哦?吟嫔?”君洛轩蹙眉,“朕倒是有一段日子没见到她了,想不到,居然有这样子的心思。”

    瞧见皇帝的态度,德妃等人都心里和明镜似的,若皇上对她有一点点的情分,此刻必然就不会有这样子的反应了。为她说一句话都没有,她们也就可以大胆的审讯了。

    “正好皇上也在这里,德妃妹妹她们怀疑吟嫔的背后另有人指使,马荣华却不断的为郭嫔求情,臣妾在冷宫也呆了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像问问看皇上印象中的郭嫔是不是也出乎皇上的预料呢?”

    慕容晓晓笑着说出这话,皇帝却警惕地看着她。

    “皇上?”

    君洛轩没有开口,所有人都目光也都落到了慕容晓晓的身上。皇后这样子说话,为什么感觉皇上有些恼火?

    仔细想想也对,皇上一直都很厌烦后宫之中的这些争斗,如今,皇后娘娘的意思不是在逼皇上又是什么呢?郭海伦陪伴在皇上身边也有不少的日子了,皇上还是个念旧情的人,怕是逼急了,皇上反而对郭嫔心生怜惜呢?

    “郭嫔虽然有时候做事极端,但是朕相信她不是这样子的人。”君洛轩对于郭嫔,果然不似吟嫔那般的无所谓,此话一出,维护郭嫔的意图就已经很明显了。

    “不是哪种人?”慕容晓晓有些恼火,眼中的怒意也已经不加修饰,“皇上,若是证据指向郭嫔,皇上是否才会相信呢?”

    “皇后,朕知道你心中焦虑,既然你有你的想法,后宫的事情朕自然不会干预,不过,凡事都要有证据,朕得到的消息,并没有任何证据指向郭嫔,你找到的证人也都说了,说吟嫔指使她们去纵火的,朕希望皇后能保持理智。”

    说完,君洛轩对着在场的三人说道:“皇后还在病中,后宫的事情需要你们时时刻刻尽心辅助,你们可明白?”

    慕容晓晓气得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君洛轩牵住了手,他稍稍使力,暗示慕容晓晓谨言慎行的意图十分明显。

    慕容晓晓心中憋着气,可最终却还是保持了沉默。

    “臣妾明白。”三人毕恭毕敬。

    “这件事务必查的仔细了,凡事要有证据,朕不希望委屈了郭嫔,也不希望皇后心中惊惧不安,你们可明白了?”

    “是。”

    “还有一件事情,朕本来是想和皇后交个底的,既然你们都在,便一起了。”君洛轩挥手示意她们起来。

    “这些天来,你们伺候皇后也是尽心尽力,妃位空缺已久,后宫高位的妃嫔如今也不多,既然协助德妃处理后宫事务,那么也应该有对应的位份更合理。”君洛轩淡淡开口,“传朕旨意,欣婕妤晋为昭仪,赐封号为襄,马荣华晋为马贵嫔,协助德妃处理六宫事务,尹婕妤赐封号柔,林嫔赐封号顺,至于李贵人,朕颇为欢喜,晋为李婉仪。德妃宫中那位林美人,就晋为良娣吧。”

    君洛轩一封旨意,将自己最新恩宠的妃嫔统统都进行了赏赐,也将后宫中几个势力的水搅和得更混了。

    “若没其他的事情,就都退下吧,朕和皇后还有话要说。”君洛轩直接下了逐客令,众人一一退下。

    “皇上说来给臣妾下马威的吧?”慕容晓晓见人都已经离去了,直接甩脸子。

    反正对于君洛轩来说,过分疏离反而会引起君洛轩的不满,所以,慕容晓晓如今已经越来越知道如何把握住这个度了。果然,瞧见她甩脸色,君洛轩并没有半点的不高兴,反而嘴角勾起,主动走上前去替慕容晓晓顺毛。

    “晓晓,你都不打算问一下朕究竟是为何要这么做,就直接发脾气真的好吗?”

    君洛轩悄悄的从背后环抱住了慕容晓晓。

    慕容晓晓背脊一僵,却又借故生气的甩开了他。

    “有什么不好的,是皇上你自己说的,你说我可以随意的发脾气,不需要想那么多的。”慕容晓晓转过身,十分戒备的看着君洛轩,“怎么皇上现在,反正要跟我计较起来了吗?”

    “那你好歹也得听听朕心中的想法吧?”君洛轩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些日子以来,难道还没有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吗?朕心中只有你一个人,如果不是确实有其他方面的顾虑,又怎会当着人家的面驳了你的面子。”

    “所以说,还是别人重要一点,我又没有丢脸,好像一点都不在乎。”慕容晓晓直接冲着君洛轩发了个白眼,“谁知道,你是为了故意偏向自己的旧情人,还是有其他的想法。”

    “你的父兄如今已经奔赴了战场,战争十分激烈,焦灼着也不知道何时才会结束。”君洛轩叹了口气,伸出手牵住了慕容晓晓。

    “接下来很快,就要派人运粮食去支援,你可有想过,什么样的人才是最合适的?”

    “朝廷的事情我又不管,我怎么会知道。”上一世,郭嫔的父兄必须在这个时候前去支援,慕容晓晓心中当然知晓。

    果然,君洛轩的话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这朝中上上下下,朕想过很多人,能够让我真正放心的也只有郭家了。”君洛轩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在朝堂上的布局和考虑都说给了慕容晓晓听。

    他都已经说得如此直白了,慕容晓晓当然也没有立场继续发脾气了。

    “可即便是这样子,要是真的犯了错,就因为有父兄的庇佑,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继续祸害别人吗?”慕容晓晓嘟着嘴巴,“凭什么这么不公平?”

    “如果她真的做错了,或者是说真的企图要了你的命,朕绝对不会许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晓晓,虽说这个人目的性很强,曾经确实也想要对你取而代之,但以她的性格,其实是一个特别沽名钓誉的人,如果你在那个时候出了事,对郭嫔来讲并不是一件好事,看似是最终的受益人,可实际上,是不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呢?”

    慕容晓晓撅着嘴:“皇上对她还真是了解哦。”

    “难道你心中,不担心你父兄吗?”

    “我自然是担心的,可是皇上,我跟她的后宫之争,这一切的恩恩怨怨只怕多多少少郭家的人是知道的,所谓一荣俱荣一辱俱辱,难道他们就不会趁机想要给我的父兄穿小鞋?万一刻意的拖延了运送粮食的时机,对于我父亲还有哥哥来讲,那岂不是更加危险?”

    “一整家都是沽名钓誉的人,晓晓以为呢?”

    喜欢冷宫弃后:陛下请和离请大家收藏:()冷宫弃后:陛下请和离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jzzkzs.com/91_91582/312938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zzkzs.com
御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zzkzs.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