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阁 > 玄幻小说 > 中州风云记 > 室友女朋友长得漂亮 - 救救我身上好难受好热
    将赵素情安全送回卢府后,慢行回行园的路上,脑子里不断的想着赵素情给自己的关于血案的线索,林墨在心中泛起了嘀咕。

    心里不住的泛着嘀咕,嘴上也不断的跟着呢喃着,忽然,林墨脑中猛的一个激灵,想起了这卢兴良与韩远志的夫人们的出身与来历。

    “秦楼,香云阁,这卢兴良与韩远志的夫人中都有人是或多或少都与它相关,看来要想破案,明日必须得去一趟这个香云阁了。”

    大致确定了明日的行踪后,林墨回转过心神用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息风与仇云,正要吩咐两人事情,却也发现仇云抱着手中的长剑,皱着眉头,嘴里正在嘟囔着什么。

    伸出手在仇云眼前晃了光,待其回过心神后,林墨当下便问道;“仇云,想得这么入神,你这是在想什么好事呢?”

    抿了抿嘴,看了一眼林墨,仇云脸上露出一副万分不解的模样,语气颇为认真的模样,道;“宗主,属下想问问你到底如何看破那个赵素情的心中所想的呢?”

    对于在清水桥方亭之中,林墨很快看透赵素情的心思,进而几分钟便将赵素情的心神弄得是荡漾无比,仇云心中那是相当的不解啊,真不知道的林墨是如何办到的。

    在这之前,分明没有调查过赵素情的经历与过往,只是知道赵素情的身份是宣党的暗探,仇云就不明白了,自家这宗主到底是为什么能总是拿捏住她们最脆弱的部分,进而很快将她们给攻略的呢?

    江凤婉是这样,这个赵素情也是这样。

    见着仇云那副疑惑不解的苦闷样子,林墨咧嘴一笑,拍了拍仇云的右肩,很是语重心长的道:“仇云啊,你要知道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还请宗主指点。”

    仇云知道自家宗主要为自己指点迷津,要教授自己如何拿捏女子心底最脆弱的部分,瞬即精神一震,紧忙态度诚恳的追问了起来。

    看着仇云这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林墨心中一阵苦笑,而后就要出言点破,这时,一向不爱说话的息风,淡淡的是说了一句。

    “她们都是暗探!”

    听得此话,林墨顿时转头看向息风,细细的打量起了他,没想到这人平日是个不爱言语的闷葫芦,实则是个隐藏的厉害角色啊!

    当即便又高看了息风一分。

    而一旁的仇云却仍是如坠迷雾之中,一脸茫然地问息风,道:“暗探?这个我当然知道,可这与看破她们的心中所想,有什么关系吗?”

    息风没有再说话。

    见此,林墨紧了紧身上的雪衾斗篷,解释道:“仇云你要明白,凡是暗探,尤其是赵素情与江凤婉这等做了多年暗探的女子,她们都会缺乏一种东西。”

    “什么东西?”仇云立马追问道。

    “安全感!”

    “安全感?”仇云像是了明白什么,但又像是什么都没明白。

    “是的,安全感。”林墨点了点头:“仇云,想必你也知道的,暗探时时刻刻都注意隐藏自己的身份,处处提防着人,生怕哪一天会被识破了身份,被人给杀了,久而久之,在那那种不安的环境之下,暗探的心里就会缺乏一种安全感,尤其是女暗探。”

    “哦——,属下明白了。”仇云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因此,只要给她们安全感,便能攻破她们的心里防线,拿捏住她们心中最脆弱的部分。”

    “孺子不可教也。”林墨点了点,但立马又补充了一句:“但仅仅是给那些女暗探安全感也是不够的,这样也不足以攻破她们的心理防线,拿捏住她们心里的脆弱。”

    “还差什么?”仇云再次追问道。

    见仇云这番急不可耐的追问模样,林墨先是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一眼仇云,而后奇怪的道:“奇怪啊,仇云,你对这种事情这么感兴趣做什么?难道你是要趁着何芸儿跟随倾城去了渝国,要找一个做暗探的新欢?”

    听得此话,仇云连连摆手,急忙解释道:“不不不,宗主您误会了,仇云可没您这等艳福,能有芸儿这样好的女子,已是属下三生修来的福气了。”

    “那你这是问来做什么?”

    紧了紧身上的斗篷,仇云讪讪一笑道:“属下就是见宗主您这般厉害,三言两语就能攻陷一名女子的心防,拿捏住她们的心神,属下感到好奇想知道此中的原因嘛!”

    仇云仍记得将赵素情送到卢府后门后,赵素情看着自家宗主那副含情脉脉,难舍难分的样子,看那架势是十分的想自家宗主今晚陪她呀。

    看到赵素情那满意春意的眸子,又看向自家宗主,仇云那是佩服极了,自家宗主仅仅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能将一名陌生女子撩拨成那样。

    看着仇云那副略显得傻气的讪笑模样,林墨白了一眼仇云,没好气的道:“仇云,本宗主怎么听着你这话不大舒服呢,你这是嘲笑本宗主滥情?”

    “没有!没有!”仇云忙摆手摇头,而后极其认真的道:“宗主您误会属下的话了,您这风流多情,是博爱天下孤单美人儿,怎么能滥情呢?定然不是,属下之所以会那般问,也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想向您学习呀!请宗主您明鉴。”

    听得仇云此话,又胸中暗自消化了一会儿,林墨旋即满意的点了点头,淡淡道:“这还差不多,仇云你说的不错,本宗主这是博爱。”

    说这据话的时候,林墨自己在心里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张比城墙还厚的老脸也不经有些红。

    想想自己自从娶了燕白鱼、又纳了白芷兰与百里倾城之后,心态似乎就发生了变化,似乎对那些能入得了自己法眼的美人儿,就没啥抵抗力了。

    但林墨可能不承认自己这滥情,而是多情与博爱,自己顶多手上与嘴上占占那些美人儿的便宜,可不会与她们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事情。

    比如赵素情,林墨顶多也就是抱抱她,撩拨一下她,恐怕在结束江州的事后,两人可能再无相见之日,林墨可不会去要了她的身子之类的事。

    这样的渣事,林墨自认为自己还干不出来。

    为了掩饰自己心里尴尬,又略显复杂的情绪,林墨忙转移话题,道:“既然仇云你是真心想向本宗主请教,本宗主也不好不教,这就告诉你其中原因吧。”

    “多谢宗主赐教。”仇云忙低首了一礼。

    仇云自然是看出了林墨在特意转移的话题,但想到自己身为属下,自然是不能去点破的,否则自家宗主迟早有一天会变着法儿的整治自己的。

    而其实,仇云也知道自家宗主真的只是风情,而不是滥情之人。

    跟随林墨多年,这期间,在嘴上与手上,林墨所占便宜的女子的人数,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却是没有真的对她们做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但仇云也知道,虽然自家这位宗主对那些女子未做实质性的事情,只是嘴上与伤占占小便宜,但着实让许多女子害上了相思之苦。

    就在燕国王都云淮城中,那些被自家宗主“采”过花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嫁给了其他人,心里也还惦念着自家这位风流多情的宗主大人所化身的“拂衣公子”。

    见仇云很聪慧的为将自己心里的尴尬点破,林墨满意一笑么,而后一本正经的郑重其事的道:“仇云啊,你听好了,关于如何拿捏住女暗探的心神,本宗主可只说一遍。”

    “是,属下明白。”

    轻轻咳了一声后,林墨认真的道:“除了给她们安全感之后,我们还得学会观察她们的心思,观察她们到底想要什么,有的想要安稳,有的想要权势,有的想要财富。当然除了会观察外,还得学会撩拨她们的心神。”

    “撩拨她们的心神?”仇云再次茫然了起来。

    “是的。”林墨点了点头:“这种撩拨必须是嘴上的与手上的结合,这样才能让她们受自己的情感所支配,不再具有理性的思考,如此,才能更好的攻陷她们的心防。至于撩拨她们的方法,这就要具体结合不同的女暗探了。”

    “哦,属下明白了!”仇云缓缓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当即问道:“宗主,这个是不是就是您以前说过的,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

    “正是,没错!”林墨一本正经的继续说着:“例如赵素情与江凤婉,她们两人就是被人特意训练出来安插到各级官员身边的女暗探,而这类女暗探,她们必须学一种东西,而学了这种东西,就注定代表了她们是表里不一的。”

    “学一种东西?”仇云想了一阵,没想到是啥,也不藏着,当即便询问道:“宗主,这类女暗探学习的是什么东西啊?”

    对时而聪明时而糊涂的仇云,林墨是一阵无奈,只得解释了起来。

    “当然是学如何勾引男人啊!为了得到更有用更有价值的的情报,这类女暗探只有学会了如何勾引与服侍男人,才会被派出到各级官员府中做暗探。”

    “哦,属下明白了!”仇云露出了真正了然的模样:“因此这类女暗探不管外表看着多么端庄贤淑,但实则都是表里不一的。”

    “没错!”林墨点了点头。

    听着林墨与仇云的对话,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一旁的息风心中是一阵无语凝噎,堂堂巅峰三宗之一的宗主,竟然与护卫探讨这种东西。

    息风表示自己完全不想说话。


  

  

http://www.jzzkzs.com/95_95532/345646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zzkzs.com
御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zzkzs.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